兰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青帝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女眷(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2:13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女眷(下)

这讨论吸引了几个仙门的女修靠过来听,包括半山岛的几个女修,现在东荒统一,青制已立,早已没了过去的那点矛盾,丽娘也不忌讳,放下酒杯说:“几位半山岛的师妹也知道,就连我们每次进来和叶君禀报事情,都会多留几天给那些小女孩教授课程,道院还发我们女教习的薪水和修行资源……”

“可以说长此下去,汉国后宫会成东荒最鼎盛的女修门派……正副门主就是王妃和青妃,余妃子则是长老,而百官女儿,以及国内有素质的少女,就是入门的弟子……当我这就是一个比喻。”

隔着一段花木丛荫,曹白静在不远处凤仪亭里与何、伏、唐三位太后说话,这时耳朵微动,她的修为自可把握花园里的任何动静,自是听到了仙门小圈子细语讨论,目光露出笑意:“这个丽娘好敏锐……不愧是夫君带出来的半个徒儿。”

“那是”

这座凤仪亭里都是自己人,芊芊也微笑:“我还记得夫君说起过,这种类似汉土记载的西方小国分封贵族的办法

“让贵族的儿子到上级贵族家里担任侍从,学习经验和提升眼界,成年后或回去继承领地,或成上级贵族的家臣

“其实不仅仅是女修,太学院就是培养国之少年。”

何太后闻言来了兴趣,轻舒丰姿的身体,笑:“皇帝确实博学,不亚昔年光武,哀家以前只识得一本道家纬书《淮南子》,倒不知道记载这种西方小国的杂家著作,文姬你和皇帝一样曾阅尽洛阳书库

,有听说过么?”

“呃……”蔡文姬一下尴尬了,她还真没读到过这种,绞尽脑汁想不出夫君哪里看到的,只得说:“或夫君读的是海内孤本……不过妾身倒知道些别的旧事,其实东方国野体系在内部也有同样办法。”

“妾曾闻,周代下级贵族甚至成年后都会保留在上级贵族那里的官职,公侯伯等有自己的诸侯国,又在周王室里任职为百官,大夫有自己的封地,又在诸侯国里任职为百官,比夫君所言的西方分封更严密一体……现在汉制这方面改进很大,主要是下土的女性没有力量,这样力量传承体系都只有男性才有,这是人道局限,损不足而奉有余……”

蔡文姬终是温顺性子,不愿就此多贬责男子,在这里点到为止,就适时转口:“地上仙道修炼的资质不分男女,降生男女比例差别很小,女官制的应用,等于是力量传承体系授予了女修,我想……白静姐姐应该最有体会。”

曹白静颔首:“确实是,其实过去虽有女术师,但传承是不完整……我自己也曾是无路可去的小小女术师,由家族重金送到幽水门进行委托培养,还受过师门一部分人的逼迫。”

“八荒开拓,环境险恶,对素质迫切需要,因此资源倾向优秀子弟,无论男女,而内陆传统仙门,名额有限,本就是人多粥少,对女修的处境很是不利,多少前辈师姐最终选择和门中真人签订伴侣协议,以所谓实习期同居换取晋升法门,实际就是当成了炉鼎,屈辱用肉身来获取进步阶梯……”

“这样传承,使女修必须依赖仙门,就似是藤蔓必须依附大树才能成长一样,那时我性子烈,十三四岁完成实习期就放弃继续待在仙门,跑回家里自修,经过修为难以寸进,只能以缝制道服来换钱偿还家族的重金培养,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偿清,我想过家里一定逼迫我回师门,就只能自杀……最后选择嫁给夫君,才幸运走到了今天这步”

周围汉妃听得心中触动,特别是芊芊和周铃,都不由暗想着,原来表姐开朗的神色下,是这样的心情?

难怪当年有夜奔叶青的勇气。

三位汉后站在长辈立场,不由感慨:“如果说别的英雄只是男人的英雄,陛下这样是整个我族的英雄……这点上和娲皇殿下相似,娲皇殿下不止是女人的守护者,而是整个我族的守护者。”

众女颔首认同这点,曹白静和芊芊相视一眼,她们两个是术师团到真人团的正副团长、道术院女院的正副院长,很清楚自家夫君一贯相承的重视女修培养,就不由想到更多。

女修个体可以很强,但整个群体受着社会压制而资源匮乏,出路极少,对于快步进入仙道工业社会的汉国来说,男女都是重要的生产人口,普通女人犹能进厂当女工,这些天赋资质又无处可去的女修是最不容易背叛的群体,忠诚度上仅次于嫡系汉人和过去历次战争积累起来的战略盟友,一向重视女术师培养的夫君在成仙王更不会放过她们,开始尝试真人培养。

“真人培养不是易事,相比汉臣在体制中任职收获资源,这样的女性只能在战场中拼搏收获,注定会极少,又非常需要维持忠诚。”

“道院女院的程度,仅仅是术师教育,或可普及,但真人以上就不能普及,为进一步……加深联系,选入宫中做女官,而由妃子对她们进行少量师徒式传授再好不过了……”

“而且夫君建此体制可不仅仅是培养女修,青脉一直人才稀少,所以吸取别家不要的女修,久久成了习惯,这女修体制,实际上是融入青脉,为青脉提供新兴种子的含义在内。”

凛冽北风在花园里化成清凉微风,花木葱茏芳香,混合着女人香气,空气里似染着酒后的醉意,那面声音还在传来:“薪水我也有一份,但师姐你可是最早跟……”

同样阳神修为的冰儿不依不饶,凑在丽娘悄声笑:“师姐你看我们都改称汉王,就你还能一直用叶君的旧称,真没有别的含义?”

“你这个腹黑的老处女……这样想男人,自己怎么不去找个”彩裙少女没有好气推开她,用上了叶君的新词来比喻,心澜却微荡,其实那种若有若无的吸引力,她和那个男子彼此都能感觉到,但对方一直将她当晚辈一样看待,而她自己或因志在仙道,对那个男人的感觉敬佩、孺慕,不能说没有钦慕……但最终还是满足于现状,这样或就很稳定,很好了。

“战争摧毁了许多美好的东西,东荒虽平,战争阴影并未远离,我们东海女修多数都是一辈子孤独终生,我觉得自己这辈也是如此了……”

“当年师傅她丽质天生,不也是这样……哦,对了,叶君前几天说龙气正在吞并融合这片土地,曾为这片土地而牺牲的师傅,还有别的前辈忠魂,将来可能会见到她们在下土转生……”

“我好想念师傅,从小是和师傅在一起、并肩作战,终等到了东荒开拓成功的这一天,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样和平的滋味还差了好多。”

泪水不经意落在酒杯里,彩裙少女怔怔看着酒水中晃动倒影,镜花水月,心中有些淡淡的怅惘,有些不敢奢求的希望。

冰儿听得沉默一阵,她同样想念,小心问:“下土还是混沌未开,要演化出世界得很久吧?”

“叶君说很快……”

关于下土演化的消息在女人的八卦间飞快传递出去,像是故意提前放出来的风声,并不是空穴来风、无凭无据。

于是这样类似的希望也充溢着周围许多人的心中,各人具体心思不同,但所有人都还在消化东州统一、仙王诞生、下土开界的连环冲击,心中的情绪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举动,尤其是容易情绪化的女人,有些或再要过几个月才能冷静下来。

夕阳西下时,外臣女眷自不可留宿宫中,为避非议都按礼告辞。

等女眷散去,只剩下十几个女人,除妃子就是三位太后,后宫里住的不只是妃子,还有受恨云惊雨邀请来参宴的宁娟,丽娘几个仙门代表,这是王后和青妃一起邀请挽留,属于有私谊又无需避嫌的家宴。

牛车辚辚远去,年长些的女眷思索着将今天打探的种种消息告诉夫君,而很多天真的怀春少女则怏怏而归,有些遗憾今天没有见到汉王,又有些留意到受邀请留下的女宾都是阳神以上的道修,她们不由若有所思――难不成汉王的条件,就是修到阳神?

这时门口传来花木拂动轻声,有人无聊在外面徘徊,曹白静把发丝捋到耳后,凝神倾听分辨了下,心中暗笑,就对外面说:“夫君可以进来了,久等了吧?”

“刚才都是女眷,不便打搅你们说话……我挥退了侍从,就也在花园内,整理一下最新的思路。”

叶青进来时在一份手稿上写写画画,头没抬一下,直直而上,没有让游廊的台阶给绊倒,还记得回应表姐:“也不久,我才来一会,不信你问芊芊。”

这自是无需当真问,曹白静抿嘴微笑,就和芊芊一左一右牵住夫君的手,安排他在亭子里坐下,空气里还留着浓郁宜人的香气,她们自己是不用这个,是外臣女眷们留下。

宜宾好的性病医院
桂林治疗龟头炎费用
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宜宾好的治性病医院
桂林治疗龟头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