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十五章 采药之劫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5:49 编辑:笔名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十五章 采药之劫

在小寒的细心照顾下,宁霜的病好了,没有以前那么羸弱了,身体也慢慢恢复健康,小脸也有了红润。宁霜这孩子其实也是个美人坯子,她有着墨绿色的眼眸,头发乌黑亮丽,笑起来的时候不仅甜美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她来到这鬼谷之中已经有三个月了,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直用肢体和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初入鬼谷之时,谷中有什么大一点的动静,她就赶快躲在小寒身后。

小寒笑着把她从身后领出来,带她看看到底是什么吓着了她,慢慢的,她胆子也大起来了,但是,还是不说话。

“这孩子难道从小就不能说话?”

“不是,她的嗓子没什么问题,只是,刚从死亡的边缘回来,看到的不是自己最挚爱的母亲,她很害怕,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愿意说话。”小寒解释给他们说。

鬼谷子对于三个月前小寒他们私自带回来的这个孩子,什么也没有说。其实打心眼里也是很喜欢的。

宁霜确实很乖巧,虽不说话,但病好之后,每天早上起来,就帮着小寒干活,给鬼谷子端茶倒水,还给盖聂、卫庄他们送饭,很是勤劳。

小寒也为她这么懂事感到高兴,可是小寒这三个月的治病和学武,让她很是疲劳,宁霜病重的时候,她基本上一天只能休息上三个时辰,后来等宁霜好了之后,她又拿起医书,给宁霜找除病根子的办法,她每天都得熬药,已经熬了有三个月了。

安顿好宁霜睡下的小寒,前去寒剑阁与盖聂他们碰面,她又劳累了一天,一不注意,被出招稍稍用力的盖聂用剑身推了一把,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盖聂走上前去扶起她:“小寒,你这样子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小寒摆摆手:“没事,我撑得住。”

三人围坐在竹桌旁,在月光的照耀下,小寒的脸显得苍白憔悴,盖聂和卫庄很是担心。

“霜儿马上就要痊愈了,这几天更不能耽搁,鬼谷中的药也不多了,明日我打算去山上采些药回来。”

“我们陪你去吧。”

第二日清晨,盖聂和卫庄一人背了一个大筐子,身旁的小寒安顿宁霜:“霜儿,姐姐和哥哥们上山去采药了,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你记得在午时喝一碗药啊,我会让爹爹提醒你的。”

小寒摸摸宁霜的头,宁霜听话地点点头。

三人上山了,最近鬼谷刚下了一场大雨,地上很湿滑,山上湿气很重,很多岩石都很滑,就连泥土踩不稳也会让人滑倒。没有充足休息的小寒一路上磕磕绊绊,踉踉跄跄地总是摔倒。

“不行我们就改日再来吧。”卫庄提议。

小寒拍去蹭在衣服上的泥土说:“没事,我们继续走吧!”

盖聂为了安全,让小寒走在前面,他和卫庄在后面保护她。

半天下来,他们采了有一大筐的药了,更多珍贵的药材还在更高的地方,三人小心翼翼地向着上面爬去。上面的山坡更陡,也更滑。

盖聂和卫庄在后面采一些其他的草药时,小寒看到斜前面长着一棵很珍贵的草药,她伸出脚踩在一块石头上,趴在山坡上,伸长了胳膊拿手去探,但是还是探不着,她忘记了这石头的光滑,竟然踮起脚尖去够,瞬间她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腾空了,她奋力地抓住眼前的那个低矮的灌木,那种灌木根很浅,根本难以拽住她的重量。

小寒身体向后仰去,盖聂和卫庄还低着头采药,当盖聂感觉有些不对,抬起头,伸出手之时,只触到小寒的指尖,小寒的眼睛还看着他,却仰面摔了下去,她的头碰到了一块大石头上,然后顺着山坡一路翻滚下去,身体被很多锋利的岩石划破,最后撞在一棵大树上,停住了,却没什么动静了。

“小寒!”

鬼谷子坐在屋前看着远处山上飞起的一大群鸟,一种忧虑跃上眉间。

夕阳西下之时,三人回来了。宁霜兴高采烈地从远处跑来,想扑进小寒的怀抱中,看到的却是躺在盖聂怀里,满身鲜血,不省人事的小寒。

宁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慢慢走过去,握住小寒冰冷的手,出了声:“寒姐姐,你怎么了?”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鬼谷子快步跑来,从盖聂怀中抱过小寒,冲进了屋里,宁霜也跟着进了屋。

盖聂和卫庄坐在屋前的台阶上,卫庄伸手拍拍盖聂的肩膀来安慰他,盖聂的脑海里满是小寒掉下山坡时绝望的眼神,他无动于衷地呆坐在那里,眼睛直视着前方。

鬼谷子从屋里探出头来喊道:“快去药铺那里请小寒的伯伯来!”

卫庄迅速起身,骑着快马走了,留下盖聂一人孤单地坐在台阶上。

夜晚之时,卫庄带回了伯伯,伯伯一下马就进了屋内。

卫庄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身旁的盖聂仍呆呆地望着前方,眼眶很红。

“师哥,别担心,小寒会好起来的。”

屋子的门开了一个小缝,宁霜从屋中出来了。卫庄回过头来问她里面什么情况了。

宁霜的声音也很好听,这时有些颤抖:“伯伯他们,已经给寒姐姐止住血了,伯伯说,寒姐姐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她什么时候能醒来,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盖聂咬咬牙,强忍着泪水,低下了头。

宁霜离开了,去喝小寒出门之前给她熬的药。

卫庄靠近过来,把胳膊搭在盖聂肩上

,说:“师哥,小寒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你知道的,她不会这么早就离开的,你一定要有信心。”

盖聂点了点头。

喝过药的宁霜回来了,坐在了盖聂的左边。

“聂哥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聂哥哥喜欢寒姐姐吗?”

小孩子总是很直接。卫庄回过头,看盖聂的表情。

盖聂眉头紧蹙,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难吗?”宁霜问。

卫庄知道盖聂心里会想很多,他会考虑小寒心里是怎么想的,会考虑回答之后如何面对小寒,甚至会考虑怎么面对与小寒有关的这些人。他唯一不会考虑的是他自己,他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别人都清楚了,他却会一直忽视。

“霜儿,你别为难他,让他好好想想再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

“聂哥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寒姐姐刚才在昏迷之中只喊着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宁霜扭过头看着盖聂,说道,“就是你。”

盖聂心里不知是甜还是苦,两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他闭住眼睛,攥着拳头,什么也没说。

屋子的门突然开了,盖聂转过身看着从屋中走出来的人。

鬼谷子只看着盖聂一人,说了一句话。

“她醒了。”

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走
广州建国医院再线咨询
对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评论
广州建国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