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草舍小說肝膽武俠

发布时间:2019-10-12 16:30:34 编辑:笔名

  一池春水,平滑无痕,清亮如美人眼池边的柳树早已破了嫩枝,青翠的柔条袅袅地垂在水面上,盈盈如美人腰樹下石苔點點,摻雜在淺草之中,偶爾落下片片柳絮,如萬綠叢中開出的白色小花,頃刻間,便是滿地星星清风不来,点尘不惊,连阳光也仿佛安静了许多,柔和如美人心

  一墙之隔的外街上却是热闹非凡

  大街上的太阳似乎明亮了许多,银晃晃地耀着人眼,再加上阵阵密集的鼓点,如冰雹般砸入耳中,但又是火辣辣的

  中书府大门前架起高高的台子,正中迎街扯着一面张扬的布,上书一个人大的“擂”字,笔意酣畅淋漓擂台一角,一个赤膊的汉子正卖命似地击鼓,鼓上蒙着的牛皮剧烈地震动着,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响声,整个胸膛似乎要为之炸开场上已经围满了人,嘈杂不堪,从台上看去,黑压压的人头涌动如泥潭,不停地翻滚着泡沫

  鼓声越发紧密了,一击连着一击,声声相扣中书府的管家踩着厚厚的毛毡走到台中央,方一站定,那鼓手猛地一敲鼓面,声响振聋发聩一般,随即按住,止了音场中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敛声屏息,瞪大眼睛看着台上

  管家清了清喉咙,抬手向各方行个礼,道:“各位朋友肯赏光留步,老朽也便不多说废话,今日中书府挑选侍卫统领,功夫底下见真章,还请各位做个见证”他一说完便站了开去,果真不多说废话

  立时就有两人跳上台,互相拱手一拜,赤手空拳打斗起来鼓声再次响起,却比刚才要低沉许多,暗哑地传入人心中,一声一声地激起骨头里的血性和魔性台下的众人先是静静地看着台上两人拳脚相向,但渐渐地,都跟着激动起来,喉中低低地发出模糊不清地声音,连成一片,如同涨潮前的江面有的人甚至挥起拳头,大声叫道:“嗨嗨嗨……”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喊出的是什么意思

  那两人既是空手相搏,自然较量的是硬功夫了,十几个回合下来,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难分高下练硬功夫的人多半是急性子,其中一人很快不耐了,十指张开如斗,狠抓如鹰,龇牙虎啸,向对手扑去对面那人不避不让,以硬碰硬,双拳一错,迎着他掌心砸去先前那人掌心一麻,但立刻抓住了对手的双拳,发力一扭这人双手虽被制住,手肘却是极灵活的,加上双臂交错,十分得力,当下向怀中一扯两人一扭一扯,然而仍是不分输赢,力气相当,一时僵住了

  擂台右侧站着的一群人,正是中书府中的武人,一个个满脸笑意地看着台上,眼中尽是嘲讽一人双手插在胸前,懒洋洋地斜瞥着僵持不下的二人,噗地干呸了一口气,道:“看这两个现世宝,尽在上面丢人现眼,趁早滚下来”说完,身子一耸,已从人群中腾空而起,一个筋斗翻到台上,左右开弓,“砰、砰”两声踢翻二人,再次借力拔高,极为潇洒地落到毛毡上这一手亮得漂亮,人群中立刻响起一阵叫好声,他含笑抱拳致意,掠衣走到台中央,摆出一副随时候教的架势

  “嘁”中书府那群人中,一人不屑地看了台上那人一眼,转过脸对身侧青衫男子道:“阮季,你什么时候上去”青衫男子二十岁出头,五官长得倒还端正,眉骨清矍,线条刚毅,只是嘴角微微下垂,显出一丝苦相听得同伴发问,道:“我上去我上去干什么”那人猛地往后一仰,夸张地做出绝倒的模样这一仰撞到身后的人,被推了一把,“天山,你小子闹个什么”他没理睬,一手扶住阮季直起身来,叫道:“这么个好机会,你竟然说不上去”旁边的人都向阮季看来,但马上又移开视线,关注擂台上的情形这时已有人跳上台,开始了新一番的争斗阮季看了看周围的人,露出一个笑容,道:“你怎么不上去”因嘴角下垂,他这个笑,看来却像是苦笑了

  “你别管我上不上去,你干嘛不上去啊”天山气势汹汹地质问,不肯善罢甘休

  阮季看着台上,道:“看看再说吧,形势好我再上去”他嘴上虽是这么说的,心中却着实空荡无主,哪里就真拿得定主意,一会上去斗一场

  天山哼哼道:“形势好什么叫形势好,上去试一试,说不定就是你手到擒来的东西”他絮絮叨叨说着,阮季的眼神却只是随着台上的一动一静而变化,倒是旁边有人耐不住聒噪,一掌拍在他背上,“你小子安分点成不成”台上形势变化极快,转眼间已换了两三场,暂时仍是踢翻首场的那人领先他提纵术上佳,动作灵活,绝不干以硬碰硬的蠢事,专走偏滑路子,胜得极为轻松才一盏茶的工夫,便单手将一名对手挑得翻下台去

  阮季神色虽是平静如常,心中却激斗不已今日大摆擂台,明着是为了挑选侍卫统领,暗地里却是给武林人士显威风罢了只是眼前台上这自以为是之徒,功夫虽不错,但绝对称不上入流,反倒空惹那些乡野匹夫耻笑是否威慑到江湖姑且不论,而这获胜的意义,对他而言,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了一旦拔得头筹,便戴上侍卫统领的顶戴了,于中书府一个小小的侍卫来说,简直就是一步登天

  憋了好久,天山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他,道:“阮季,我说你倒是上去啊,站在这儿跟个呆瓜似的,还等什么”阮季抓起他衣裳后领,道:“你再吵,我就把你扔上去”他缩了缩肩,嘟囔道:“就是被你扔上去,我也要拉着你一块儿”果然,场上的中心人物换了下来,他踢了那么多人,这次终于轮到自己被踢,所幸在空中稳住了身子,落到台下时是站着的他抹了一把脸,丧气地吐了一口唾沫,走回擂台右侧,十分烦躁地站了一会儿,甩手走进中书府的大门

  阮季目送着他消失在门后,心中突地一凉,若能获胜自然最好,但,要是败了呢他眉头猛地一拧,胸口烦闷得几乎要呕出点什么东西来看了天山一眼,后者这时正在为台上的人叫好,压根儿没注意到他他狠狠一咬牙,握紧拳头,几乎登时就要冲上台去

  然而仍是站在原地没动

  他心烦意乱地盯着台上,眼中人影交错飞掠,全不知其所然此时此刻,他却又是希望天山来鼓动他上场一试了他在心底暗道,只要再来怂恿一番,就毫不犹豫地跃上擂台但天山仿佛已经放弃了说服他的希望,一心只顾着场中的打斗,看得眉飞色舞

  人群中轰地响起一阵阵喝彩声,场上的气氛达到了鼎沸,群情激荡,吼叫声连绵不断打斗的黑衣人与青衣人俱是高手,各执一柄长剑,只见擂台上空剑气纵横,白光飞掠,二人身形敏捷,闪电般已交手数十招凑热闹的人看得精彩酣畅,而内行人一眼便可看出两人的功底深浅,确实不同凡响

  黑衣人一跃而起,青衣人在后紧跟其上,谁料黑衣人竟是诱敌之计,他人犹在空中,上半身却蓦地转了过来,长剑扬手挥过,在青衣人面前洒下一片耀眼的银光,正迎上来者青衣人方跃起,眼见对手长剑当面刺来,也真了得,硬生生消了向上之势,身子坠了下来,手中长剑格挡黑衣人使巧劲粘住青衣人长剑,借力在空中急速旋转,将身子扭了过来然而青衣人反应奇快,右脚“嗤”地一声后移,左膝曲起,双腿呈弓形拉开,架稳身形,手腕急剧翻转数圈,带动长剑,蓦地开声喝道:“走”右手一松,黑衣人便被轻飘飘地甩了开去黑衣人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当当地落到擂台一角站定他扶剑拱手道:“宋兄果然名不虚传,小弟输得心服口服”青衣人含笑还礼,道:“承让”阮季的心稍稍平静了些,但似乎连斗志也一并消退了想上台去,却又有了片刻的犹豫,这一犹豫,便已有新人跳上台去,争斗再起看到有人抢在自己前面,他竟然松了一口气,心怀宽慰待那二人斗得三五十招,心下却又悔恨起来他心情这般反反复复,始终不能有个破釜沉舟的决心——要是败了,该怎么办

  他输不起,也不能输

  若是要输,莫如先前索性没有上去过

  街角的小楼之上,斜对着擂台,远远地临窗站着两个人小楼内光线暗淡,飞檐深深,加之是背光处,在这大白日里,竟看不清二人的面貌隐约中,可见一袭白衣,如弱柳扶风,婉转别致,一劲黑衣,如停岳滞渊,沉稳凝重

  “就是他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有些沙哑,然而有种别样的柔软,如春风拂过,如花瓣贴面,如清水濯发,闻之令人四肢百骸舒适无比

  黑衣人动了动,原本执在身后的手扶住窗棂,道:“不错,正是他到目前为止,他似乎仍没有出手的打算,依我看,他是不会上场了”这只手筋骨突起,然而肤色红润,显见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

  “若他上场,则有几分胜算”白衣女子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又望向楼下场中,问道说话间气韵流转,蒙在脸上的白绸面巾随之而动,漾出玉般润泽的光芒,一如她的声音

  黑衣人开怀笑了起来,嗓音厚重,但丝毫没有苍老之态,反而给人稳重之感他道:“你猜有几分,我们既然选中了他,自然不是泛泛之辈”说话间意气风发,令人顿生豪迈之情

  白衣女子亦笑,笑声悦耳,如花儿夜间徐徐绽放她道:“既是如此,又怎会这般没胆量胜负乃兵家常事,不过是上台一战罢了”“话不能这么说,”黑衣人抬手在空中一划而过,“你看,这世间人分百种,各形各色,其中不乏天生之英才,但那完美无缺的,你能找出几个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便是这个道理了而我们要的,只是阮季的谋略之才”白衣女子看着他,听他说完,点了点头,有明于心“那么,这块假冒石头的宝,就让我来点化”

  青衣人自与黑衣人一战立威,已鲜有人上场挑战,待他连胜三场,再无一人敢出声应战管家走过来,大声道:“可还有哪位愿意上场一试”青衣人负手站在一旁,目光沉着,衣袂无风自动,却更显出他的坚毅冷静息了半天的鼓声这时又响了起来,缓慢非常,许久才落下一棰,然而益发地紧人心弦

  阮季掌心一冷,顿时冒出汗来,寒浸浸地沿着十指直凉到心底他这时本该想的是上台挑战,但一眼看到那些惨败者的狼狈模样,他竟满心想到的尽是仓皇落败的下场,迟迟挪不出脚去

  “既然各位都认同了宋兄弟,那今日,就是宋兄弟拔得头筹,赢得统领之职”管家一宣布,台下人群便沸腾起来,哄闹声一阵高过一阵,瞬间淹没了整片场地阮季只觉头中轰然一响,脸色顿时苍白如死灰,冷汗终于从额上冒了出来他如坠冰窟,刹时冻结

  天山跳着转过身来,被他的神色吓得吞了口口水,道:“怎么回事,你中暑了”说着伸过手来摸他的额头阮季有气无力地拔开他的手,道:“这阳春三月的,中什么暑”这一场打擂,别人是在众人面前你来我往地争斗了一番,而阮季却是在自己体内,自己跟自己进行了一番争斗,他的这场争斗,比旁人的,远远要来得激烈残酷而且,无论结果如何,败的总会是,也只会是他自己,这种打击,对他而言,是再重不过的了

  一连三日,他颓废于自责与痛恨之中,待在家中闭门不出家人对他这种行为早已习惯,除了相对叹气之外,半分力也使不上

  小楼中的两人看着阮季疲惫地走入中书府内,白衣女子的眼神突然一黯,虽是蒙着面巾,但自她双眸之中透出的那种黯然之情,却是如此的可捉可摸,令人感同身受她缓缓道:“想必,他对自己一定失望至极了”

  听出她心中的惆怅,黑衣男子拍拍她的肩,道:“对他而言,这是无能为力的事,能养成这样的习性,他自己八成也已习惯了”他语气中大有感叹之意,似乎有怀于心其实仔细想来,这种无能为力,谁能没有即便是身为武林盟主的他,大概也曾有过吧

  白衣女子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急剧地抖动几下,沾上些盈盈的光点她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伤感,却仍禁不住地喃喃:“他却是这般的懦弱,这般的没胆量……”

  江浙一带传来消息,两江总督负责押送的朝廷贡品被人半路劫走,得知又是武林中人借机挑衅,皇上龙颜大怒,天威震慑,责令中书府尹一个月内查办清楚此时非同小可,摊到谁头上该谁倒霉,接到圣意后,中书府尹如坐针毡,日夜寝食不安这几十年来,朝廷与武林的对立日同水火,其势不能两全,圣上曾多次派兵围剿,却是春草遍地,杀之不尽况敌方在明,己方在暗,虽灭了对方一些喽罗,但那时不时的一次暗杀,专择朝廷要员为对象,岂是等同得了的处身庙堂之上,要受到种种束缚,哪里及得上江湖之中的逍遥自在,故而各人心中明知己方处于劣势,却无人敢当面给皇上指正,唯恐一个不冒犯,便招致杀身之祸

  这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阮季一得知内情,心中便立时有了勾画府尹这几日忙得焦头烂额,整天冲着那帮门客大发脾气,而那些门客自知大难临头,越发地想不出个计策来

  这日午后,府尹又发了一通火气,将旁人统统赶出书房,闭门谢客

  园中树木寂寂,花草昏然,连鸟儿都不见一只阮季鼓起胆量走到书房外,他提纵术极佳,脚下片尘不起,悄无声息,一时倒也无人察觉

  共 157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分明是一篇书写内心的小说人活于世,所有的纷争全在自己,勇敢与懦弱你进我退,隐忍与胆怯一线之隔,明明只需要迈出一步,就可以改变自己改变未来,只是在迈出这一步之前,有谁知道这当中经历了多少的汗水、犹豫、权衡,恐惧与期盼但当你按下这万千念头,最终迈出这一步,却发现,那原本就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只要你跨过了,后面所有的路,都将为你改观好的文字,可以让你在看到文字的同时,脑海里的画面便同步抵达;好的文字,可以让你在看着他人故事的同时,深深引起共鸣这不是小说中的故事,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事问好作者,欢迎常赐稿【:封寂汐】【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094 】

  1楼文友:201 - 09:1 :04 一早上班,便沉浸在你用文字营造的纠结故事中啊工作都木有做,就先看文了欢迎以后常来哟 这姑娘很木,所以又叫木木

  2楼文友:201 - 20:11:24 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你~~~~~~幸会幸会

颈动脉斑块吃通心络好用吗
小儿流感用什么维生素预防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