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神冥屠虐 第十四章 强敌复仇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1:28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十四章 强敌复仇

看着金瞳远去的背影,柯雨眼出现了难得的温柔,抿嘴一笑,一时间风情万种,即便脸泥土遮面,即便宽松的衣服遮住了她的身材。.e即便现在年纪尚小,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将来必定是个美人。柯雨知道,自己又有亲人了,这个不打不相识,欺负了自己。还,还摸了自己胸脯还不知自己是女儿身的小傻瓜。哼,算便宜他了。柯雨想到白天所发生的。两人的姿势不禁害羞满目,暗骂了一句金瞳,跺了跺脚便消失在黑暗。

“哈欠,谁在想我呀,难道是小乞丐?”走在街道的金瞳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想道。不多时来到了客栈,金仲雄看见自己的儿子玩到这么晚才回来说了几句也不再言语,让他早生休息,明天早早起还要赶路。

金瞳躺在床,满脑子都是柯雨,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到他,也许是因为他是的自己好朋友吧,但到底为何金瞳自己也不知道,但又有谁说得清呢?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尚在睡梦的金瞳便被金仲雄叫了起来。收拾收拾行李打算启程赶路了,而金瞳却也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开口想要再留几天。乖乖的跟着金仲雄离开了这座让金瞳充满了美好记忆的下城。

路金仲雄看着金瞳欲言又止,看着有心事的金瞳,最后叹了口气。身为武帝的他,元念覆盖整个下城是没问题的,自然也观察着金瞳,以防他有什么危险能够及时救助。也知道了发生在金瞳身的事情。凭他的眼里自然知道柯雨是个女儿身,心里也暗叹金瞳迟钝,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过又多了一个桃花债,但想到自己年轻时候的荒唐事也罢了。不过这小子真行啊,还没十二岁,惹了两个女孩子,呵呵,有老子年轻时候的风范。

金仲雄无良的想到。但也开口道“瞳儿,别多想了。我看那个孩子天赋不低,你们之间缘分不浅,日后必有相见之日。人家的实力虽不如你,但对于她的年纪来说,追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小子可要好好修炼。可别到时候见面被别人揍趴下咯!”

“爹爹你都知道啦!嗯,柯雨跟孩儿是好朋友。孩儿自然不会弱于他,只是不知道日后多久才能再次相见呢。”金瞳说道这个神色有些黯淡,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但转念一想,日后若有缘,自有相见之日,也不再纠结了。随着父亲游历这片大陆的各地风土人情。所到之处都让金瞳有了很大的收获,增长了见识不说。还了解了许许多多书本没有的东西。这让好学的金瞳很开心。

父子二人又经历了一座城,四座城市,数座下城之后。距离帝都也过了三分之一。还有一大段路等着他们。但两人也并不着急。此次出来是想让金瞳好好的了解一下这片大陆。机会不多。金仲雄做的还是很用心的。

然而事情总不会很完美,在刚刚离开一座下城没多久,金仲雄突然回身,满目严肃,继而眉头紧皱。拳头紧握。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体迸发出来。但却给金瞳附了一层保护罩。因为金仲雄发现,西方不足十里,有数十股强大无的滔天气势汹涌过来。杀气惊天,全部指向了金瞳父子。毫无疑问,是敌人。而且都是无强大的敌人。甚至有四股不下于金仲雄的气势。

金仲雄如临大敌,抱住金瞳往东方逃去,他知道,如果被后面的那群人赶,自己或许可以跑掉,但金瞳却是死定了,所以他并不恋战,打算甩开身后的那些人。但他千算万算,还是算不到在前方不远处又重出十来股惊人气势的敌人。堵住了他们父子的退路。此时真是后有追兵,前有伏兵啊!难道必须一战了么?

没过多久,前后加起来足足有三十五人的强者包围着金瞳父子,个个一脸戏谑,仿佛看死人一般看着金瞳父子。金瞳利用功法的特殊性,居然发现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武皇之境,甚至其有七位是拥有武帝境界的绝世强者,这实在是难以置信,虽说这七个人全部都是头发花白的老者,但能够同时出动这几位绝世强者的势力实在太少,除非....

..金仲雄此时却没有想太多,他知道,此时他们身陷绝境,很难有逃脱的机会。也许只有他一人还有机会逃走,但还有自己的儿子。虽说还有底牌,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试出来。如果没机会,他们父子二人恐怕只有饮恨当场了。于是开口道“你们是谁,是谁派你们来的?能够同时出动这么多武皇武帝级别的家族无非那么几个,还是痛苦的说出来吧。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这些黑袍人以为金仲雄明知自己必死无疑,想要死个明白,但却没人说话。最后从这堆人走出来一个人。身着黑袍,但这黑袍却与其他人不一样,看修为也仅仅是武皇巅峰,然后看那七位武帝对其无恭敬来看,这人才是这群人的头头。

金仲雄想擒贼先擒王,拿下这个看似头头的黑袍人,但此人狡诈无,站在七个武帝之并没有想前的意思。所以金仲雄也放弃了这个打算。厉声道“阁下是谁,不知道金某与阁下有何冤仇,非要摆下如此阵容来对付在下?不怕背负个以多欺少的骂名吗?”

黑袍人呵呵冷笑,默然道“对付你,还需要什么公平么?你难道不认识我了么?金仲雄!”黑袍人边说边拿开套在自己头的帽子。说道金仲雄三字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

“什么?是你!,怎么可能是你!不,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不。”金仲雄看到此人,顿时神色大变。仿佛看到了这世间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顿时有些惊慌失措。身子微微颤抖,如同见鬼了一般。

“呵呵,你肯定以为我死了对么?是的,我已经死了,过去的我早已经死了。如果不是你!不是你,金仲雄,你夺走了我的一切,一切啊!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月玥。”黑袍人看到金仲雄认出了他,显得无激动,说到最后却越来越低,细不可闻。但金瞳却听的一清二楚,月玥是他的母亲,此人是谁,为什么认识自己的母亲。金瞳百思不得其解。

“不,二哥,二哥,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金仲雄此时无痛苦,仿佛想到了什么不愿想到的过去。大声开口辩解道。但黑袍人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哼,你不用多说了,我只知道,是你害得我,害得我失去了一切,过去的一切我都不想听了。我是来复仇的。你不配叫我二哥,不配。你今天死定了!”

“不,二哥,你想找我报仇,我理解,是我做错了,是我,都是我。但是,但是我做的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不过这些说再多都没用。希望看在以前我们的情分,放过金瞳吧。他毕竟是月玥的儿子。”金仲雄右手捂住脸颊,痛苦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却并没有解释。而是祈求黑袍人放过金瞳。也许他已经存了死志。但金瞳却完全不知道缘由,焦急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不,爹爹,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不会走的,金家没有怕死的孬种!没有!”

黑袍人闻言转眼看向了金瞳,仿佛想在金瞳身看出谁的影子。片刻的失神过后表情坚定,冷笑道“呵呵,这是你们的儿子啊!你们两个的好儿子啊!哈哈。都这么大了,呵呵是啊,这么大了,快十二岁了吧,十二年了。十二年了啊!不可能,既然他是你的儿子,我怎么可能放过呢?我会一刀一刀的割下他的肉,然后当着你的面吃下去,呵呵,那种感觉真是很棒的。咂咂。”说着还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嘴唇舔了舔,无享受的样子。令人毛骨悚然。

榆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河池治疗宫颈炎医院
莆田治疗白斑病费用
榆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河池治疗卵巢炎方法